搜索

带一本书去远方

时间:2013-08-08来源:平安VIP俱乐部《享平安》会刊

某个下午坐在书桌前,想起带一本书去远方的日子,从书柜找出《客厅里的欲望列车》,又读扉页用繁体字写的那段话:买了这本书好长时间,却没料到是在旅行中读完。拿这本书的陌生人,你好,在无聊漫长的旅行中,愿我的书可以陪你去旅行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曼谷时从客栈书架上带回的书,作为交换留下丹·布朗的《达芬奇的密码》,扉页上写着:想象的理想状态和醒悟的自由感觉。热爱逛唱片店和书店的人必定会在背包放一本久买又未读的书,我站在书柜前大概三分钟后,抽出丹·布朗的书即刻出发……带一本书去远方,在飞机上,汽车上或海滩边,和书一起旅行,如同有另一个人的人生相伴。

旅行和阅读都是很私人的行为,不需要刻意讨好谁,若行囊中有一本书的位置,那每个人所带的书一定不会相同,有人读《在路上》,有人就会读《建筑学概论》,也有见过带《十万个为什么》躺在苏梅岛的沙滩椅上看得津津有味的人。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,带上一本书有的人是图解闷,有的人是跟着书去旅行,有的就是想放松片刻看会书。

曾经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人,又或者根本不需要把自己画圈圈框起来,旅行根本就是一种自我追逐的过程,走着走着自然就会有“我是谁”的答案。

离开曼谷我就去了缅甸,在这个更难看见中文字的国家,随身没有一本书相伴,会觉得连时间也在满怀恶意的流淌。幸而还有交换来的《客厅里的欲望列车》,原以为是个香艳故事,不料通篇讲的都是火车收藏。昏昏欲睡的莱茵湖午后,总有一场如期而至的雷雨,能读些自然干净的文字该多应景,我翻开客栈角落堆成小山的书堆,一本本的细找,边角皱巴的《南行记》就躺在最底层,抽出书拍掉灰翻开扉页——我喜欢读扉页,那里的空白大都留有书主人的几行字。果然,留书的女子写下她的话:一个人的旅行,雨后的莱茵湖,清冽如丝的日子,我会记得。作为交换,留下一本带走一本,我开始重读《南行记》。文字虽没有温度,却又传递出暖日般的和煦,旅行突然多了两个伴儿,一个是短发齐肩眼神忧郁的留字女子,一个是淡眉善目娓娓而谈的宗璞。

兜兜转转又从缅甸回到泰国清迈,考虑着把手里的书送给谁,每一本书流转过的主人都写过他的收获,让只有铅字的书有了更特别的价值,会想珍惜的将它传递去更远的地方。

清迈城里的几个中国人打算聚会过端午节,我带着书就去了。几个人凑一起把包里的书拿出来,我忍不住笑得出声,那本《客厅里的欲望列车》又出现了,翻开扉页,看看它离开我后去了哪些地方,辗转了什么人,一时语噎——我带着它去了缅甸,它周游了缅甸,又去了印度,再回到泰国,比我去的地方还要多得多。

我开始认真的读《客厅里的欲望列车》,一个从童年开始就迷恋火车的人,历经各种故事收集火车模型,当以为人生山穷水尽时又终遇柳暗花明,收藏之路也恰如人生旅程。看完书后我抱着书睡着了,在旅行的另一种意义之端,那天我就是一本书。回国后,这本书被放在书架一角,偶尔抬眼看见,它的旅程和我的旅程如幻象浮现眼前。

到今天也不知道那本被我放在曼谷的《达芬奇的密码》流浪去哪里了,曾托人去客栈书架看,得知早已不见踪影,或许它去了它的远方,一个我再也不会遇见它的远方。我仍有时想起,带那本书去见过的阳光、大海和建筑。

蔡康永说,带书,对旅行很重要,读书的美好时光帮我们更深入世界,或更深入自己。毕淑敏也曾说过,要么旅行要么读书,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。我想说,让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,让旅行这颗种子来唤醒自己,看清世界温柔的冷漠,残酷的善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