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清茶浅苦消融雪 枫丹杏香枕碧空

时间:2013-04-09来源:平安VIP俱乐部《享平安》会刊

文 / 向南

这年的冬似乎来得更早。

十月霜降未过,小雪似乎先来。满树枫叶红黄璀璨,而一夜之间则白雪皑皑。不说是千树万树梨花开,也变得饶有一番趣味。

这景犹如想象中的京都。

三月樱期,在清水寺边一间小小的餐馆享用晚餐,店家和我说,记得冬日定要来京都。他在京都住了一辈子,见那四季繁华已如平常。只是近年暖冬,枫树的色彩则持续得久一些,往往在岁末和雪一同落下。出雾的清晨,从银阁小道一路过去,可以看到鸭川两旁夹在雪中的落叶,干净清凉,却带着温暖的色泽。

秋季便是一年之中的感恩时节,这一点无论东西文明,跨越亚欧之洲,也不尽相同。诚如德国的狂欢,亚洲的岁时记,北美的万圣聚餐,但凡是和这片土地沾染上点关系,必定在这个时候献上感恩的祝福。感谢土地赐予的力量,让生长在这土地上的人们世世代代地生活下去。若非是这样的恩赐,更不可能有文明的延续,乃至今日的堂皇。

霜降之后的柿子和奇异果都是最好食用的,仿佛沥干了水分,剩下的便是沁人的甜。冬季来临之前,仿佛自然轮回的本然,一切生命都极尽储藏糖分以便生存下去。北方阳光渐短,黑日漫长,现代文明征服的地方也许可以白昼永恒,但人类作为自然的产物也必定遵守这一方规则。万圣节将近,植物温润的色彩和秋霜红叶融为一体,在黄昏燃天之时默默诉说着天轨运行的常理。

文明不同,拥抱秋季的方式则不同,感恩自然恩惠的赞礼更是不同。想来文明相通之处也让人动容,不说金秋时候北京的板栗银杏或是首尔的柚皮蜂蜜,仅仅是静静旁观一下日耳曼式的秋季典礼,麦子酿造的啤酒,南瓜沁香的晚宴,这些当下成熟并给予冬季温暖的自然馈赠,便是这片土地上代代相传的文明构成啊。

说来归地,一方水土一方人,而人又谱写历史文明。若是未能到这历史蔓延的土地上饮一口甘露,嗅一嗅那泥土芳香,心绪默默之中也会觉得遗憾。站在废弃的城堡之上俯视平原,看那从中世纪就一直生生不息的小镇如何被枫林浸染,又如何在雪中安详。教堂前广场上的秋菊,苹果大麦的面包,蜂蜜酒那麦色,醉红和明黄的色彩和西风的凉味钩织在一起,这大概是土地的香,又是温润千百年的面容吧。

清晨早起,雾色嫣然。窗前一株枫树,重阳后也逐渐萧瑟。推窗而望,一只有着黑色翎羽的雀鸟栖于台边,想来是天寒地冻祈一方温暖。于是想放它进屋,只是动动纱窗,惊动了它,便拍拍翅膀飞走了。

煮清茶,研字墨,雪消融,枕碧空。

数日之后,草木黄落,山茶始开,冬日徐来。